当前位置:首页 > 苹果手机怎么下载bet356_Bet356奖金不能用于投注_bet356官网1086 > 刘涛新剧告诉我们:在婚姻中,有时出走与重建具有重大意义

刘涛新剧告诉我们:在婚姻中,有时出走与重建具有重大意义

关键词:不完美妈妈 头条女神 抑郁症 亨利克·易卜生 艺术 文化 新结婚时代 摄影 中国式离婚 金融???发布时间:2019-10-08 08:40:01

一位女性的出走必定会引起一群女性的关注。

不管是易卜生《玩偶之家》里的娜拉,还是鲁迅《伤逝》里的子君,她们的独立意识在出走中不断地重建。

无数出走的女性形象也开始出现在电视荧幕上,帮助女性思考自己的人生。

在过去的电视荧幕里,女性出走的原因有以下几点:

一是家庭暴力,如《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中的梅湘南;二是婆媳问题,如《新结婚时代》里的顾小西;三是第三者插足,如《中国式离婚》中的娟子。


刘涛新剧告诉我们:在婚姻中,有时出走与重建具有重大意义


这些女性虽然大胆地出走了,但是传统的婚姻观念依然深深地影响着她们。她们出走的目的大都是为了丈夫来找回自己,再重新寻找家庭的平衡和婚姻的幸福。

然而,有这样一部剧,女性的出走不再是想要丈夫来找回自己,而是为了从不平等的婚姻关系中解放,重新找到自己的人生定位,追求自我的解放与独立。

《我们都要好好的》


刘涛新剧告诉我们:在婚姻中,有时出走与重建具有重大意义


该剧讲述的是全职太太寻找在家庭中找不到自我存在的价值,患上抑郁症,最后选择与她身为金融巨子的丈夫离婚,并重新找回自我的故事。

寻找的出走是一次具有叛逆思想和主动出走的行为,她仿佛是要冲破传统的伦理道德观念与男性中心文化的束缚,也会让一些女性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婚姻。

现在的独立女性不再甘愿做丈夫的附属品,不再愿意当家务机器,不再愿意做失去自我的母亲。

她们开始不断地寻找自我价值的实现,找寻自我身份的重建。

《我们都要好好的》这部剧为女性追求独立打开了一个窗口,让我们重新思考自己的价值,以及在婚姻生活的需求与责任。


刘涛新剧告诉我们:在婚姻中,有时出走与重建具有重大意义


1 生活与艺术

克拉考尔在着作《电影的本性》中说道:“电视按其本性来说是照相的一次外延,因而也跟照相手段一样与我们周围的时间有一种显而易见的亲近性,具体的生活是电视的粮食。”

因此电视剧也是一种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的艺术

它不仅要求在典型环境中塑造典型人物,还要求在故事中表现出高于现实生活的戏剧冲突。因此,电视剧不仅要将观众熟悉的生活片段呈现出来,缩小观众与剧中人物的距离感,还要在生活中提炼出更加高层次的矛盾,以便帮助观众思考生活。

《我们都要好好的》和许多都市家庭伦理剧一样,以家庭生活与都市生活为切入点,在典型场景中刻画一段失败的婚姻,塑造一个有点脆弱的出走的女性形象。


刘涛新剧告诉我们:在婚姻中,有时出走与重建具有重大意义


剧情开始,一边是豪华游轮上向前的大型领奖现场,一边是昏暗冷清的房子里寻找低落的寻夫现场;一边是向前嘴角上扬走上领奖台,得意洋洋的样子一边是寻找眉角低垂,疯狂吃药,伤心流泪的样子;一边是在事业上叱咤风云的丈夫,一边是失魂落魄的妻子。

成功的金融投资者和落寞的全职太太,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婚姻中严重的不平衡致使矛盾在差异中不断发展。

寻找不停地拨打向前的电话,而向前则更加专注于眼前的商业舞台,于是草草地说:“我一会儿打给你。”


刘涛新剧告诉我们:在婚姻中,有时出走与重建具有重大意义


他根本不关心寻找是否接收到了他的信息,只关心眼前那雷鸣般的掌声与绚烂的灯光。

我们知道在人际交往中,有效的沟通才是成功的交流,这种对信息接收者的漠视,只能显示出说话者的自大。

向前对妻子回应的漠视,证明他从来都不在乎妻子的感受和想法,仅仅沉浸在为家庭拼搏付出的自我感动之中。

我们要注意的是,有效的交往才是成功的交往。付出者应当为付出感到快乐,而获得者也应对接受感到幸福,这才是有效的交往。

我们经常说:“我喜欢吃梨,你却给我苹果。”这样的赠与行为,忽视了对方的个性与喜好,也许仅仅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心理需求。正如向前,他只是打着为家庭的幌子,满足自己强烈的事业追求罢了。

随着玻璃杯的破碎,寻找被送入了医院,而向前继续着他的“舞台表演”。这场婚姻的矛盾就在这种强烈的对比之下被赤裸裸地揭露出来。


刘涛新剧告诉我们:在婚姻中,有时出走与重建具有重大意义


2 幸福与不幸

在外界看来寻找的婚姻是幸福的。丈夫事业非常成功,住着大房子,有一个可爱的儿子。在传统观念中,一个能赚钱的丈夫,一个可爱懂事的儿子,一幢大房子也许就是家庭幸福的标配。但是,这些真的就是幸福吗?

也许寻找拥有的幸福还有一些副作用,那就是向前对事业的狂热,以及对妻子和孩子的漠视。在寻找入院之后,连寻找的好友岳弯弯都忍不住替观众发出了那声尖锐的疑问:“老婆都自杀了还领什么奖?”

从该剧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默默隐忍欲言又止的妻子,和一个为事业金钱焦愁,不懂沟通的丈夫。


刘涛新剧告诉我们:在婚姻中,有时出走与重建具有重大意义


家是牢笼还是港湾?恩格斯曾经说:“家是女性被派定的归宿,同时也是牢笼, 将她与世界隔绝蛰居于被动驯服的无自我意识的状态。”

这深刻指出了在男权社会中家庭对女性的异化。在家庭中女性要付出全部的时间和精力去照顾丈夫和孩子,在日复一日的家务中丢失了自己的兴趣爱好,丢失了自己。

现在许多女性正经历着“丧偶式育儿”,她们的丈夫不是忙于应酬,就是忙于打游戏,没有时间教育孩子,一起度过属于夫妻的家庭时光。

寻找的婚姻可以称为“丧偶式婚姻”,她一年几乎和丈夫说不了几句贴心话,吃不了几次饭,他们之间几乎没有精神和肉体上的任何愉快交流。沟通的失效必然带来灾难的爆发,于是寻找提出了离婚,并义无反顾地离开了那个家。

3 破碎与重生

在传统伦理道德观念中,男性的主要任务是养家糊口,因此事业对男人而言应当是最重要的,女性的任务是相夫教子,因此家庭对女性而言是最重要的。


刘涛新剧告诉我们:在婚姻中,有时出走与重建具有重大意义


于是只要丈夫不出轨,赚钱养家,那婚姻还是幸福的,并且女性还应当永远保持一副低眉顺眼,贤妻良母的样子。

然而新的婚姻观告诉我们,男女在家庭中的地位是平等的,婚姻需要夫妻的共同经营,夫妻之间应当相互尊重,彼此鼓励,相亲相爱

在《我们都要好好的》中充分表现了这种新旧婚姻观的冲突,向前一心只为工作赚钱养家,在问到他行李中有什么贵重物品时,他回答的是:“电脑、奖杯、项链、玩具”,这一排序反映出在向前心里最重要的是事业。

他完全忽视了家庭,甚至连儿子对百合花过敏都不知道。寻找则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贤妻良母,将孩子和丈夫照顾得无微不至,甚至有些失去了自我。

当闺蜜询问她喜欢吃什么的时候,她的回答只是随便,仿佛自己不重要,随意打发就行,但是却清楚地知道儿子和丈夫的喜好。

从寻找与向前的谈话中我们可以看出,向前认为自己每天累死累活完全是为了让这个家庭过上十分优越的生活,但是寻找却完全不理解自己。


刘涛新剧告诉我们:在婚姻中,有时出走与重建具有重大意义


寻找认为她需要沟通,需要丈夫的爱,需要丈夫将心思放些在家庭而不是全身心投入事业。她想要一个丈夫,而不是赚钱的机器。

一个女人,在家庭生活中不断失去自我,在丈夫的漠视下,在不同的婚姻观的冲突之中,寻找开始迷茫,并且走向抑郁的深渊,以至于最后选择了出走,离开让她失去自我的家庭生活。

她开始重新走向职场,走进她喜欢的艺术领域,勇敢地去寻找自己的事业和自我价值的重建。

4 出走与回归

虽然社会男女平权成为时代主流,以及现代法律赋予了女性与男性一样的平等权利,但是社会舆论却并不鼓励她们真正独立, 仍旧竭力促使她们主动地把服务家庭当作天职,也习惯性地将离婚女性塑造成一幅悲惨的形象。

在之前的电视剧中,离婚女性大多是一幅灰头土脸,无人问津的悲惨命运的形象,不是靠着前夫的赡养费过着低声下气的生活,就是自己出去做工养活孩子,一幅累得病恹恹的样子。

还记得依萍去陆家要抚养费那天的倾盆大雨吗?是何等的狼狈不堪!以至于,她选择不再去陆家摇尾乞怜,而是去舞厅挣钱养活自己。而她的母亲,一个离婚女性,总是一副凄凄惨惨的样子,仿佛一生就是为了丈夫和女儿似的。


刘涛新剧告诉我们:在婚姻中,有时出走与重建具有重大意义


一些电视剧固化了女性角色的母性特征, 抹杀了其独立的人格。通过一些女性形象,给我们灌输类似三从四德的价值观,比如电视剧《娘道》。

与之相反,《我们都要好好的》的女主角寻找,选择踏出家门走向社会,去寻找自我身份的认同和重建。

它探讨了一个离婚女性寻找如何在社会中重新找回自我,找寻幸福,以及离婚后子女的抚养等等问题。让我们从出走的寻找身上依稀看到了女性冲破传统伦理桎梏,走出家门,走向独立自强的身影。


刘涛新剧告诉我们:在婚姻中,有时出走与重建具有重大意义


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以及女性受教育程度的提升,女性开始对自己的身份和地位有了更加清醒的认识,开始需求自我价值的实现与身份认同。

这种女性意识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女性不断地追求人格独立,反对依附性和趋同性的地位和生活方式;二是认为女性应该具有与男性不同的内在情思和心理体验;三是追求自我生存的意义、价值与发展。

寻找找寻自我的方式首先是踏入社会,为自己找到一份喜欢的职业,发挥自己独特的才能的同时找到自我身份的实现。

在杂志社里,她不再只是一个妻子,一位母亲,而是有着自己兴趣爱好、思想和个性的女性。


刘涛新剧告诉我们:在婚姻中,有时出走与重建具有重大意义


她在新的环境中慢慢苏醒,自我的归来让她有了自信,自我价值的实现让她更加明白人生的真谛。

没有任何人有权力让你牺牲自我。婚姻可以有相互的成全,却绝对不要有单方面的牺牲。寻找的出走表明家庭不能成为其一生的支撑点 ,怎样平衡自我价值与家庭之间的关系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

也许家不是女性唯一的归宿, 但也不是阻碍其发展的牢笼。

女性解放不在于是否离家出走, 而在于是否摆脱精神异化, 拥有独立人格, 成为自己。

分享 2019-10-08 08:40:01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